「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

  • 作者:
  • 时间:2020-05-28

2019-04-03|撰文者:诏艺

第7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 Hong Kong,下称「香港巴塞尔」),于至3月31日在香港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吸引了超过70个国家及地区的收藏家总共超过88,000名参观者,再次吸引了全球收藏人士以及艺术爱好者的目光。为期五天的展会期间,来自35个国家及地区,共242间经严格筛选的各国专业艺廊齐聚。据展后所发布的公关报导,以亚洲超级富豪为主要销售对象的香港巴塞尔,完全无视值此中美贸易大战期间,全球经济前景震荡不明的大环境影响,作品在销售上依然强劲,可喜可贺。

另外,自2018年起,全球拍卖界两大龙头之一的苏富比,一反过去拍卖公司儘量与艺博会划清界线、井水不犯河水的销售策略,大喇喇地将春季拍卖时程直接和香港巴塞尔时段部分重叠,且展出地点更是直接深入虎穴,就位在该展览场地的楼上。使得在这连续约一周的期间内,将富豪们想购买佔有艺术品的潜能全数爆发释放,造就出连续两年艺术购藏风潮上惊人消费力。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巴塞尔艺术展开幕盛况。诏艺摄。

由于巴塞尔官方媒体未公开销售成绩,对于在本届香港巴塞尔所观察到的情况,约略可以整理成下列数点:

一、 VIP发卡数量上的全面控管:多年来,全世界艺博会的主办单位,多少都希望能够透过藏家间的互相影响,揪团来看展,以达到扩张并吸收新藏家的商业需求。因此VIP入场卡或券的提供,经常成为大会以及画廊间,一个相对不容易乔定的资源争夺战,毕竟大家都希望透过精确提供VIP给收藏家,作为公关以及销售上的重要工具及策略。但今年巴塞尔艺术展的第一天,很快包括媒体们就感受到大会对于进场人员的严格控管。先前持有媒体证的人员,通常于上午11点即可进入会场提前拍摄作业。今年除了开幕时段外,也只能乖乖地排队等到下午1点,和手持VIP卡的藏家们一同进入会场。会场开放不久后,许多持有卡片预计外出携客的人,马上发现大会此次特别规定,单卡一天仅限申请一张「单日入场VIP券」,申请过后由于系统已经全面连线作业,难以再取得另一张携伴券让其他人入场。虽然仍有部分画廊透过关係还是可以外出带贵宾入场,但此举已经不再是通例。而今年度大会严格重新筛选宾客名单,并且利用出示官方app数位化身份识别QR code代替实体卡片后,同一贵宾同时拥有数张卡的时代大概很快就要终结了,且此举相当可能扩展至明年「设定有参与门槛」的其他艺博会。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香港巴塞尔会场出入口。诏艺摄。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巴塞尔艺术展开幕排队盛况。诏艺摄。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香港巴塞尔会场内第一天观展人潮状况。图/非池中艺术网。

二、 藏家私人展期间的人潮变少:鑒于前述VIP卡数量上的严格控制,此次于私人预展期间,可以感受到和去年相同时段相较,人潮和拥挤程度明显降低。虽然可能并不精确,但经访谈十数家画廊从业人员,约有九成都表示人潮可能减少15 - 20%左右。好处是,看展的来宾逛起来不会太纷乱拥塞,相对来说舒适许多;对画廊从业人员而言,前两天得以进场的收藏家则可能更为精準,可以节省不少劳力时间成本。当然,负面影响也有:初次来访、不了解艺术市场水多深的新藏家就少多了...

三、 首二日销售速度不如上届:一般而言,大型艺博会的第一天通常就决定了当次艺博会主要的销售成绩。但据询问及观察结果,第一天观展活动直至晚上七点半,看得见的部分的销售速度明显有别过去几年。除了透过和各画廊的交谈外,主要观察的销售状况不外乎作品标示牌上的彩色贴纸,辅以现场墙上作品的汰换情况。本届展览的首两日,红点出现不多,也并未见到多数大画廊替换作品,因此有可能收藏家们下手决定收藏的犹豫时间变长,和以往颇为不同。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非裔美籍艺术家Glenn Ligon,〈Study for Debris Field #24〉,2018。诏艺摄。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作品细部。诏艺摄。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德国艺术家Albert Oehlen,〈Bleo〉,1995。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作品细部。诏艺摄。

四、 非裔艺术家作品数量增加:自从驻洛杉矶的非裔美籍Mark Bradford于2017年成为威尼斯双年展美国馆代表艺术家后,非裔艺术家们,特别是许多被学术及市场忽略许久的那些艺术家,以及其他各地区的非裔艺术家作品,逐渐成为各大主流美术馆关注的焦点,作品的市场价格也突然水涨船高。虽然在2017、2018年,非裔艺术家作品也陆续在香港巴塞尔曝光,但相对来说数量还没有很多。但到了今年,非常明显可以看到非裔艺术家受到画廊的大力推广,市场价格翻倍,从个位数至二位数以上都有。如Glenn Ligon:Hurvin Anderson、Adam Pendleton、Julie Mehretu、Yinka Shonibare CBE等,作品出现数量高出过去不少。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Hurvin Anderson,〈Grove Lane〉,2000。诏艺摄。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Julie Mehretu,〈An Ecstatic〉,2019。诏艺摄。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Yinka Shonibare,〈Planets in my Head, Young Photographer〉,2019。诏艺摄。

五、 销售亮点作品有限:由于去年被媒体称作「光速售出」,由伦敦、纽约皆有据点的顶级画廊Lévy Gorvy,带来抽象表现主义大师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的来源、展历及品项皆堪称完美、卖相超好大作《无题XII》(1975),(据媒体报导)被收藏家以3500万美元「秒杀」购藏。反观本届,就没听闻有类似这个等级的作品在此届艺博会中售出。不过话虽如此,插一段题外话,回归本文引言所提,倒是有件当今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当代青年卡漫公仔艺术家KAWS,受日本潮流教父NIGO®委託创作的「经典画作」。该作品图像取材自美国着名卡通「辛普森一家」的《The Yellow Album》专辑封面,而该封面正是披头四(Beatles)的《派伯中士的寂寞芳心俱乐部乐队》(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专辑封面的恶搞版本,在4月1日愚人节举办的NIGO®收藏专拍〈NIGOLDENEYE® Vol. 1〉中,以疯狂的「115,966,000 港币」 惊天价 (含买家佣金)售出,引起艺术圈和收藏界一阵譁然和骚动!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无题XII》(Untitled XII),1975,油彩、画布,79 ¾ x 69 ¾ 英吋(202.6 x 177.2公分)© 威廉·德·库宁基金会 / 艺术家权利协会(ARS),纽约。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KAWS,〈THE KAWS ALBUM〉,2005。©KAWS Image Courtesy of Sotheby’s。

六、 比价效应呈现:呼应本文首段所提,苏富比拍卖行相当于「进驻」香港巴塞尔的结果,才仅仅第二年,便出现销售价格上惊人的「综效」:以往艺博会和拍卖行间因为担忧价差的比价效应,儘可能都避开于相同时间展售。但香港苏富比自2018年起此例一开,不但没有发生过去数十年来所担忧,恐因不同销售通路客群混杂后,威胁到艺博会作品销售的价格,反而意外地全面拉高苏富比当季的各别作品销售单价,大大降低两者间的价格差距。拍场中本来偏低的作品因为比价效应,被从艺博会过来本想捡便宜的客人,因为举牌竞争而强化出价信心;在艺博会中,广受欢迎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也因为有兴趣者查觉到拍场单一作品多人竞争下的高单价,而得以让画廊在销售上容易许多。这样的结果,打破了传统不同销售管道上各自经营的迷思,使得本季苏富比现当代夜拍及日拍作品的成交价,和过去相比,有更惊人的提升。

本次的巴塞尔艺博会,总结来说,由于超级亮点作品没有那幺多,真正非常令人惊豔的作品也还勉勉强强,确实有点被不少人认为,大概就是今年1月中热闹滚滚台北当代6到8倍的放大版。期待在台湾艺术界人士共同的团结努力下,台北迎头赶上香港及上海,成为亚洲三大艺术中心的时代,将不远矣。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Nicolas Party,〈Large Cat〉,2018。诏艺摄。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作品细部。诏艺摄。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David Altmejd,〈Type of Stars〉,2017。诏艺摄。

「疯狂亚洲超级富豪之艺术买买乐!」 ─ 2019香港巴塞尔艺作品细部。诏艺摄。



更多2019香港巴赛尔讯息请进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