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立中观点》得冠军好棒棒,但是棒球员的出路也好棒棒吗?

  • 作者:
  • 时间:2020-05-23
台湾队在U18世界盃棒球赛冠军战击败美国队,睽违9年夺冠。   图/取自facebook.com/WBSC

最后一颗右外野强劲的平飞球被接杀,让惊险的九局下半画下句点,台湾青棒小将们以2:1力退寻求五连霸的超级强权美国队,夺下队史第三座U18世界冠军金盃。消息传来,将棒球视为国球的台湾人少不了又是一阵欢欣鼓舞,连小英总统也透过社群媒体,跟国人分享这份喜悦。

是的,这群高中选手在这场比赛的表现真是让人惊豔,除了比赛的结果让国人开心之外,比赛过程中投手群所展现的火球压制力,还有多次精采的美技守备,都近乎职业水準。这批球员可能有很高的比例会旅外,也许未来的王建民、陈伟殷就在其中,甚至产出台湾版的大谷翔平也不一定。可是撇开这些明星球员之外,台湾的棒球环境还有很多结构性问题需要改革,因为问题的面向很多,本文将仅探讨大学球员的生活照顾问题,以及球员毕业后的出路问题。

我的儿子曾经是大学甲组球队的棒球员,他一路从小学到大学,看着中小学阶段跟他同期打球的队友,到大学时还继续坚持留在球场上的人,剩下不到五个。不少比他有天份的同侪,或因为受伤,或因为家境,又或者因为不愿再过辛苦的运动员生活,选择离开棒球场。可是我们的教育体制为了培养体育菁英而设计的体育专班制度,让很多被淘汰下来的选手,除了打球甚幺都不会,不少优秀的运动员最后只能沦落打零工或做粗工谋生。

此外,还留在球场上的大学球员,除了少数公立的棒球名校之外,很多球员也无法得到良好的生活照顾。在我儿子的大学队友中,不乏已经必须分担家计的同学,他们早上练球,下午打工,晚上上课,一天却常常为了省钱只吃两餐,而且经常就是泡麵果腹,因为学校或球队并没有提供伙食的照顾。我好奇地问我儿子,运动员的体能消耗如此之大,如果连吃都吃不饱,怎幺打球呢?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能够打到大学甲组的选手,已经是经过中小学沖刷下来的好手,全国不过千人左右,但我们却连他们最基本的伙食都无法给予好的协助。

再谈到球员出路的问题。以今年度来说,由于味全龙準备重返职棒,所以今年台湾共有四加一支职棒队,职棒二军的选秀人数因此创下历史新高,达到63人,往年的平均选秀人数则多在30余人。在业余的部分,今年有资格报名春季甲组棒球联赛的球队共有9支社会队及25支大学队。撇开高中职毕业的选手不谈,每年自25支大学毕业的球员可能约有两、三百人,这两、三百个打了十几年棒球的孩子,如果还想继续他们的棒球生涯,除了极少数明星球员有机会旅外之外,其他就必须挤进中华职棒这个窄门,或者是进入企业支持的社会队,寻求晚熟的机会。他们之中,通常可能只有不到50人有机会进入国内外的职棒二军,而社会甲组球队只有区区9队,也吸纳不了多少球员。换句话说,每年有超过一半以上大学毕业的棒球选手必须选择终结他们的运动生涯。当然,不是每个选手都适合继续在球场上找出路,但是同样的问题又来了,一路从体育班上来,这些孩子除了打球和体能之外,我们的教育体系还培养了他们那些谋生的技能?

要解决球员出路的问题,有两个方向可以思考。第一,增加社会甲组球队,这个部分政府尤其应该带头。一则要求更多的国营事业成立球队,支持棒球;再则透过减税或其他奖励措施,鼓励民间企业筹组球队,厚植棒球国力。第二,则是应该趁现在运动休闲产业的崛起,强化学生与产业相关的管理智识及专业技能,让运动员能够具有当选手以外的就业竞争力。

至于中小学体育专班的制度,扭曲了教育该有的开放精神,也是一种「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制度,但这里面牵扯了太多大人世界的利益分配问题,又是另一个巨大而又複杂的面向,改天再议。

台湾青棒小将们以2:1力退寻求五连霸的超级强权美国队球员毕业后的出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