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来的埔里阿嬷⋯纪欧惠一生献台湾

  • 作者:
  • 时间:2020-06-19

「每个人来到台湾,都有他的使命。」埔里基督教医院有一位「院长阿嬷」纪欧惠医生,她远从北欧挪威而来,夫妻俩将一生都献给台湾⋯⋯

北欧来的埔里阿嬷⋯纪欧惠一生献台湾

山城埔里有一对外国脸孔的夫妻纪欧惠、徐宾诺,他们远从挪威而来,在台湾一待就是一辈子。

纪欧惠医生的先生徐宾诺是一位护理师,他在很年轻时就从挪威来到台湾,比纪欧惠还要早到台湾十年。那年是1952年,原本在监狱医院工作的徐宾诺和两位宣教士同行,他们要到东方的陌生岛屿——台湾。

当年的交通不比现在,搭上货轮,从挪威来到台湾,就是三个月了。三个月后,徐宾诺从基隆港上岸,他在台湾照顾痲疯病患,这是在台湾社会角落里最需要照顾的人。除了痲疯患者之外,他也到台北监狱照护疥疮病患,有感于监狱里也有孩子,他在台湾设立了「少年之家」,希望让孩子出狱后能够有「家」可归。

从挪威到台湾、从台北再到埔里,照顾肺结核病患的埔里基督教山地诊疗所(埔里基督教医院的前身)设立之后,也邀请徐宾诺来帮忙。因缘际会之下,他认识了同到埔里服务的挪威同乡纪欧惠医生。

纪欧惠是一位麻醉科医师,父母在她不到两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从小失去父母的她,由祖母一手拉拔长大。

  「也许因为是个孤儿的缘故,我从小就很努力,靠自己在挪威完成了医学院教育,并获得医师资格。」纪欧惠医生曾这幺说。她成为医生之后,再到美国明尼苏达接受麻醉医学训练。

「我因为学有麻醉技术,在美国谋职很容易,收入很好。」那时就算在美国,女医生也很少,纪欧惠可以在美国过很好的生活,她却选择走一条不一样、而且崎岖又蜿蜒的道路。

北欧来的埔里阿嬷⋯纪欧惠一生献台湾

人在美国的纪欧惠医生,从同事口中得知台湾需要麻醉科医师,于是她自己表达志愿来到台湾。她自行负担前往台湾的所有费用,希望能到台湾为小儿麻痺患者和原住民工作。

当时台湾医疗还很缺乏,全台湾只有台大医院有一位麻醉师,很需要像纪欧惠这样有麻醉医生执照的医生。当年医生分科也没有这幺细,纪欧惠除了麻醉之外,也要兼看妇产科和小儿科。来到山区埔里,路是崎岖又弯,连条柏油路都没有,纪欧惠和徐宾诺在台湾的心脏地带,携手守护山区民众的健康。

「两个从来没想到要结婚的人,竟然在台湾结婚了!或许这是大家一直为我们祈祷的缘故吧!上帝成全了我们。」纪欧惠和徐宾诺在台湾埔里相识相恋,结婚时纪欧惠42岁、徐宾诺38岁。他们决定从此要定居台湾。

除了肺结核之外,台湾当时小儿麻痺肆虐,纪欧惠和徐宾诺在埔里建立「小儿麻痺之家」,这是台湾最早专门针对小儿痲痺预防、治疗和复健的机构。

治疗要花很多钱吧?当时大家普遍贫穷,哪有多余的钱治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匍匐在地,在地上爬,难道孩子一辈子都要在地上爬吗?

纪欧惠创立的「小儿麻痺之家」提供贫病患者医病,她负责筹募款项,来看病的患者、举凡看病、吃住甚至上学学费全部免费。纪欧惠和徐宾诺透过挪威教会募款,一心只希望能够帮助这些需要照顾的家庭和孩子!

员工好佩服纪欧惠阿嬷,她说:「我听人家说,阿嬷年轻的时候很漂亮。她在美国工作时,可说是一位走在时代尖端的女性,很时髦美丽,开着一部新潮跑车…要她放弃在美国很好的物质生活,到穷乡俋坏的小乡镇来工作,实在不容易。别说当时台湾还很穷,就是现在恐怕也没有人愿意这样子牺牲奉献。」

纪欧惠和徐宾诺夫妻在台湾奉献超过50年,埔里居民大家都知道,埔基阿公阿嬷奉献了一辈子,他们甚至比当地好多人住在埔里的时间还要长、还要久!是最有爱心的外国夫妇。

北欧来的埔里阿嬷⋯纪欧惠一生献台湾

「每个人来到台湾都有他的使命。」使命到了,就努力地做,才不负此行。纪欧惠夫妇把来到台湾当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使命。

台湾第一届医疗奉献奖,颁给纪欧惠医生,真的是实至名归!纪欧惠、徐宾诺夫妻把一辈子都奉献给台湾这块土地。

「我爱台湾,我更爱这里的人。」在台湾奉献超过50年,纪欧惠、徐宾诺从医院退休之后,仍然留在台湾、留在南投继续服务。

纪欧惠医生说:「这幺多年,我们累积了不少经验,也拥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只要台湾还需要我们,我们就会留下来。因为我们觉得还可以再在这里做一些事!」

「我与阿公会继续留在台湾我们的家,看着台湾成长,欣赏台湾每天的日出与日落。」台湾就是阿公阿嬷的家,夫妻俩退休之后,坚持要留在台湾。

阿公阿嬷常说:「挪威是我们的祖国,台湾是我们的家。」但是他们在这个家没有身分证、也没有永久居留权。

「我年纪大了,最近坐骨神经痛得让我无法走动太久,但我的心情与精神却是愉快的,因为我拿到了台湾的永久居留权,终于可以永永远远地与台湾在一起了。」纪欧惠终于拿到台湾永久居留权时,开心地说。

2006年,纪欧惠和徐宾诺有一次回到挪威探访亲友,纪欧惠身体突然不适,再也无法承受长途飞行,于是决定留在挪威医治。2010年10月31日,纪欧惠过世于挪威,享寿92岁。

 「无论做什幺都要从心里做。」纪欧惠阿嬷曾这幺说。

在台湾50多年的时间,金髮、蓝眼睛的她,说得一口流利的台语、华语,连原住民语也会说,她常跟医疗同仁说:「在有需要的人身上实践爱,是给行善者的机会与恩典」,对北欧来的埔里阿公阿嬷来说,他们认为在台湾的日子很快乐,能够在这美丽的地方,在有需要的人身上实践爱,是他们今生最大的恩典。

有时候,我们常想,到底什幺是「爱台湾」呢?

在台湾最穷困的年代,为台湾奉献一辈子的青春,他们是真正的爱台湾,是「最正港的台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