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循环经济应思考技术与法令如何共进!以食品容器再利用为例

  • 作者:
  • 时间:2020-06-19

环保,已经是台湾民众生活的一部分。台湾资源回收率逼近五成,光是宝特瓶每年的回收量就有十万吨。宝特瓶回收后再製成为衣服、收纳盒等非食品包装用途,「Bottle to Fiber」的技术在台湾已相当成熟。

欧美、日本等国家为了达到资源循环、零废弃,更进一步将宝特瓶回收推向「Bottle to Bottle」──宝特瓶回收再製成宝特瓶。食品级回收PET清洁、去污、纯化技术已经相当纯熟,国外许多食品大厂如Coca cola、PEPSI、Nestle都採用回收再製的宝特瓶,从源头减少PET塑胶新料的使用量。

当循环经济的技术发展碰上法规门槛

根据台湾区饮料工业同业公会的统计,台湾民众在2016年喝掉17亿罐宝特瓶饮料。碍于法规限制,包含宝特瓶在内所有废塑胶再利用之产品或商品不得供作盛装食品之容器。

创造循环经济应思考技术与法令如何共进!以食品容器再利用为例 摄影:游伊甄

事实上,台湾也有业者表示其已具备「Bottle to Bottle」生产技术,塑胶酯粒进行污染物挑战测试(Challenge Test)后,进行溶出检测(Migration Test)之残留量,即可检验宝特瓶通过回收处理流程的残留物质是否低于标準,以确保盛装食品的安全性。

台湾厂商回收再製之宝特瓶出口到欧、美、日各地的饮料大厂已行之有年,但目前因为国内法规的限制,还没办法供应给国内市场。

关于宝特瓶回收再製所引发之问题,包括环保与食品安全的诉求、进步的回收技术和既有的法令规範之间,如何权衡?是否能够找到问题解决上的突破口?经济部中小企业处于106年6月15日举办「循环经济下的食品容器再利用」交流会,邀集产官学各界就塑料回收再製为食品容器的议题,讨论在技术上与法令上应如何调和,以达活络产业、循环经济之目标。

从法令规範看食品容器再利用的限制

台湾对于塑胶製食品容器再利用,有哪些主要法规规範呢?成功大学法律系王毓正副教授指出,「食品安全卫生管理法」第17条规定:「贩卖之食品、食品用洗洁剂及其器具、容器或包装,应符合卫生安全及品质之标準;其标準由中央主管机关定之。」卫福部依此订定「食品器具容器包装卫生标準」,第2条指出:「塑胶製食品容器不得回收使用。」

王毓正副教授进一步就法律层面提出看法,表示母法「食品安全卫生管理法」授权卫福部「订定安全卫生及品质的标準」,但卫福部所订定「不得回收使用」,这条直接禁用的规定,可能有逾越母法授权範围之虞。

创造循环经济应思考技术与法令如何共进!以食品容器再利用为例

对此,卫福部表示,食品器具容器包装卫生标準第2条有关塑胶製食品容器不得「回收使用」之规定,过去管理实务係针对直接回收后(经清洗、消毒)再使用为食品容器具之用途者,因塑胶材质不易清洗消毒至回复原来之清洁程度,故规範塑胶材质不得回收使用。

卫福部为了把关食品安全,同时兼顾环保诉求,曾前往美墨考察塑胶食品容器回收再製的相关管理模式。此外,更和塑胶中心合作,了解挑战测试、塑胶食品容器回收的管理模式等议题。卫福部代表建议厂商确实执行挑战测试(Challenge Test),以业者再製回收塑胶之能力及产品安全性进行评估,共同为塑胶食品容器回收的目标而努力。并指出使用过后的宝特瓶再利用为食品容器,主要受「经济部事业废弃物再利用管理办法」第3条之附表编号十:「废塑胶再利用之产品或商品不得供作盛装食品之容器」的限制。王毓正副教授提出疑问,此管理办法禁止回收塑料的原因,是否係依据旧有的技术水準为判断基準?

查法制沿革,「经济部事业废弃物再利用管理办法」在民国92年还没有增订废塑胶再利用之产品或商品不得供作食品容器的规定。但在后续修正过程中,因应塑胶类食品器具经使用后,有食品残留及容易因不当利用而有汙染等食品卫生考量,因此增订限制不得使用废塑胶再製成食品容器,并且沿用至今。

台湾大学法律系黄铭杰教授指出,塑料回收再製为食品容器的技术在国外发展得相当成熟,实务上许多食品大厂也都採用。或许过去我们所理解的科技是不可能做到同时顾全食品安全跟塑料的循环再利用,但近来科技的演进,很可能可以符合「食品安全卫生管理法」第16条规定的要求。

创造循环经济应思考技术与法令如何共进!以食品容器再利用为例

王毓正副教授建议,主管机关可回归安全卫生的重点,参考欧美作法订定标準,例如:通过挑战测试及溶出检测,去除安全卫生的疑虑,不一定得透过全面禁止的方式来规範。

沙盒试行:台湾独有技术,可回收的PET餐具

由国内塑胶业者开发出的PET餐具,目前是全球独有的技术,耐热可达150度,且接受SGS检测,结果显示包括铅、镉、双酚A等检测标的皆未检出,符合「食品器具容器包装卫生标準」第6条之试验标準,可取代不可回收的美耐皿餐具。而且,厂商具备回收损坏餐具再製新餐具的技术,但目前受限于法规,无法进行后端回收再製。

创造循环经济应思考技术与法令如何共进!以食品容器再利用为例 摄影:游伊甄

塑胶中心许祥瑞经理分析,开发出PET餐具之国内塑胶业者和洗碗业者合作,供给各大科学园区餐厅碗盘等餐具,这是台湾传统产业的优秀技术和新兴共享服务的结合。这项案例包含循环经济的各项要素:循环资源供应、资源回收再造、商品生命延伸、共享平台、商品即服务。如果能打通PET回收再利用的管道,将会是循环经济的优良範例。

会中业者期望能透过创新法规沙盒机制,为法规限制寻找突破口。亦即,先在特定封闭环境中试行PET回收再製餐具,从实际面回应民众对食品安全的疑虑,未来也可望带动修法,扩及更广的食品容器再利用。

卫福部则认为较适宜的推广方式,应是厂商利用多元管道,共同教育消费者、说明国外管制重点。让消费者清楚在国外有何技术,可製得符合卫生安全之回收再製料,消除消费者疑虑,进而有利相关部会法规检讨修正之参考。

黄铭杰教授表示,期望在未来法规层面可以获得适度开放,主管机关和业者互信互助,提升国内产业技术,为窒碍处创造突破,扩展塑胶製的食品容器的再利用管道,落实资源循环,逐步形成良好的循环经济生态。

※ 经济部中小企业处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