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怀孕骗婚风波:“表哥”澄清非同谋‧我也是受害者

  • 作者:
  • 时间:2020-06-18
假怀孕骗婚风波:“表哥”澄清非同谋‧我也是受害者(吉隆坡)“假怀孕骗婚风波”中被指是女老千同谋的“表哥”,原来就是与女子育有2名孩子,同样被女子欺骗的技工李政龙。他说,他本身也是这起风波中的受害者,对方不仅瞒住他向他朋友借了1万令吉未还,他交给对方代买股票的5000令吉,至今也没了下文。而且,他也怀疑女子替他生下的2名孩子不是他的骨肉,但他仍因为不忍心,而继续抚养这2名孩子。据报导,来自士姑来的梁先生指女子利用他的信用卡刷了4000令吉,后来他发现这些钱是用来支付女子口中的“表哥”2週的酒店住宿费,因此怀疑这名表哥是同谋。称梁先生哥哥也是受害者的22岁技工李政龙週四(7月30日)亲自向《》披露,他阅读报章后发现,梁先生所指的“表哥”其实就是他,但他澄清,他并非女子的同谋,他本身也是受害者。这名女子之前也反过来对他说,梁先生是她的哥哥,如今证实女子所说的都不是真的。他指出,他当时跟随女子到柔佛,女子说要暂住哥哥家,但不方便让他一起住,因此安排他住酒店。他相信当时女子刷卡支付酒店的钱,就是属于梁先生的。他说,他确实曾经见过梁先生,但女子却声称梁先生是她的哥哥。“我有问过她为甚幺她的哥哥不是跟她同姓,她说她妈妈结过4次婚,这是同母异父的哥哥。”李政龙指出,报章上以连环图显示女子与多名男子的关係链,其中“表哥”的照片与受害者李政龙的照片,都是同一人。“指我是表哥的那张照片,是我在数年前拍的,那时我跟她刚认识,是给她收藏作纪念的照片。”未注册没摆酒李政龙希望经他解释后,梁先生可明白箇中原因,不要再误会他。李政龙之前受访时曾说,他于2007年初通过电话交友认识这名女子不久后,女子就怀孕了,并在同年10月生下1名男婴。女子怀第1胎时,曾瞒住他向他朋友借了1万令吉,直到朋友向他追债时他才惊觉,但当时女子已逃到芙蓉避债,并在当地生产。他说,他们没有注册,也没有摆酒,不过孩子报生纸上父母栏目都写上他们的名字。2007年底,他们从芙蓉返回吉隆坡文良港老家居住,并一起任职房屋中介。他给钱对方供车,但对方不仅没还车贷,也没有付保姆费,直到人家找上门他才知这事。恐报导影响工作李政龙坦言,这则怀疑他是女子同谋的新闻刊登后,他遭受到朋友及同事的询问,甚至是嘲笑,承受了不少压力。如今他必须独力抚养2个孩子,很担心这则新闻会对他的工作带来影响,加上女子曾有嫁祸给他的先例,因此他决定现身做出澄清,免得再惹事端。他郑重强调,他与这名女子早已分手毫无联络,现在对方在外所有行为皆与他无关。李政龙披露,去年他与女子渐行渐远后,他要求女子搬出去住,并且为她找了出租房间。不料,女子后来竟然偷取房东的物品,这名房东还因此闹上他家来,找他负责。“当时她竟然说偷窃是为了找钱给我,害得房东误会我,最后事情还闹上警局。”他说,从此以后,他对这名女子死了心,再也没有与对方联络。如今,最令他担心的就是失去现有的工作,因为他还要扶养一对孩子。曾质疑孩子身份“虽然我怀疑孩子的身份,不过我一样爱他们。”李政龙坦言,他曾经怀疑孩子不是他的亲生骨肉,毕竟2名孩子的年龄相差只有1年,而且他与女子相处的时间也不多。但这2个孩子都是无辜的,他不想因为大人的恩怨而连累了孩子。在这之前,李政龙受访时曾说,女子2007年在芙蓉生下第一名孩子后,隔年年初又称怀孕。他曾怀疑不是他的骨肉,但同年9月她在新山早产后,他还是南下把母子接回吉隆坡。李政龙说,生了第2胎后,他提出分手,但女郎数度以会自杀来威胁他。但不管怎样,2人的关係在今年初正式决裂,李政龙请她搬走,并介绍到住家附近租屋。李政龙接受《》访问期间,2名孩子也带在身边,而他对2个孩子也疼爱有加。目前担任电子技工的他,月薪只有1400令吉,却必须独力抚养这对与女子所生的孩子,同时还因女子没有缴付车贷导致汽车被拖走,目前背负着1万令吉的银行贷款必须清还。只求过新生活他坦言生活很辛苦,但只求一切能赶快过去,让他和孩子过新的生活。记者问他是否很爱这名女子,以致即使发现女子多次不良的行径后仍对她不离不弃,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只说很多时候是看在孩子份上。李政龙提到,女子去年失蹤后,期间曾经传简讯给他要求见2名孩子,不过都遭他拒绝,因为他担心对方会利用孩子再度到处行骗。你知道吗?疑女子与男子设骗局7月20日,彭亨州文德甲1名男子的家人向报馆投诉指24岁女子以假怀孕骗婚博取信任后,骗走家人逾万令吉。这则新闻见报后,被指骗婚的女子现身喊冤,但她的澄清遭男方家人一一驳回。较后,来自士姑来的梁先生(27岁)也跳出来指这名女子去年亦曾设下“粉红陷井”,以同样手法欺骗过他,令他不仅为婚事白忙一场,他和家人更连遭女子以不同藉口骗走逾3万令吉。梁先生连同弟弟受访时声称,他们怀疑1名经常与女子外出的男子是同谋,女子声称这名男子是她的“表哥”,跟她一样做地产,但他们后来发现这名男子比女子小2岁,根本不可能是表哥。而且,他也发现女子偷用他的信用卡,帮这名“表哥”支付2週的酒店住宿费。他也说,他们掌握“表哥”的资料后,发现先前他们汇款给女子叔叔的银行户头,拥有人其实就是这名表哥。新闻见报后,李政龙发现报章上刊登的“表哥”照片就是自己,才惊觉自己被误当女子的同谋。‧2009.07.31